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重点领域信息公开  > 党风廉政建设  > 清廉集聚区  > 以案示警
我真缺那点钱么?以为自己是一把手便毫无顾忌了……
时间:2020-03-27 15:13:13 来源:纪委 字号:[ ]

“第17笔:2017年5月,王晨以多报出差天数的方式,虚报住宿费和出差补贴人民币220元。”

“第23笔:2018年4月,王晨以伪造王某某出差情况的方式,虚报冒领住宿费和出差补贴人民币676元。”

……

“参加工作十几年,办了那么多案子,从没遇到过这么零敲碎打的案情认定,数目不大,但笔数很多啊......”西湖区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周跃飞翻开厚厚的卷宗,目光停留在浙江省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原主任王晨《刑事判决书》上。

判决书的末尾处写着,“被告人王晨犯贪污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五万元”。

王晨,曾是省级事业单位“一把手”,毕业于杭州某知名大学的她为何会有如此行为?她的故事又有哪些令人唏嘘之处呢?

曾经,她是个有为青年

1995年夏天,21岁的王晨从杭州某知名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省劳动厅保险福利处工作。那时的她朝气蓬勃,奋发有为,几年后,逐渐成为单位的中坚力量和业务骨干。2015年7月,工作表现优秀的王晨被提拔重用,从省人社厅机关外调至厅下属的省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以下简称省鉴定中心)担任副主任职务,2016年3月被正式提拔为省鉴定中心主任。

小贪,从滥用权力开始

刚从省人社厅机关外调任职初期,王晨积极适应新岗位的变化,也很注意言行举止,熟悉了一段时间之后,她慢慢觉察到了新岗位的“不同”之处。省鉴定中心单独在外办公,离厅机关相对较远,很多工作尤其是财务审批的事情都可以自己说了算。特别是自己担任一把手负责全面工作后,下属更是恭维附和的多、批评劝诫的少,渐渐地,她内心的贪念开始萌发了。

出于工作需要,王晨经常要在周末休息日时候出差,有时是担任各类职业技能鉴定考试的巡考官,有时是参加一些专业技能鉴定工作的调研督导或者能力评审。时间久了,王晨感到有点“小苦恼”,因为周末时候,往往也是陪伴女儿、陪伴亲人的最好时光,自己却因为工作频频缺席家庭团聚,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能够解决这个“矛盾”呢?

“机会”很快来了。2015年11月的一个周五,王晨需要连夜赶去嘉兴出差。“又是一个‘泡汤’的周末”,出发前的王晨在心里揣摩着,“这次的任务明天一上午就结束了,多出的时间刚好可以带上家人在嘉兴玩一玩......”于是,这次出差王晨就把家人一起带上了。

出差回来报账时,王晨发现自己的住宿费报销标准和出差补贴有点已经不够一家人这次周末游的费用了,心想,差旅费报销不过就是自己一支笔的事情,何不多报一个出差名额或者多报一天出差日期,套点补贴出来刚好“平衡”一下自己的私人开支呢?这样一想,王晨便开始在纸上写写算算,试着组合出一个“最佳报销方案”,最后,她以伪造同事吴某一起赴嘉兴且共同出差两天的方式,亲手“审签”了自己填报的差旅费报销单,当次虚报冒领住宿费和出差补贴共计1372元。

贪欲之门一旦踩下,就很难刹车。没过多久,王晨又发现了一个敛财的机会。每年省鉴定中心需要组织各类职业技能鉴定考试,这项工作很耗费人手,还规定本单位人员不能领取考试劳务费,需要人手只能从第三方机构另找。即便有如此规定,王晨早已注意到,这个事情既没人管也没人查,都是自己一支笔“审批”说了算,考试劳务费只要造个表、签个名就能领取,何不从中套点费用给自己花花也好。于是,王晨故伎重演,通过虚构3名人员参加考试筹备工作的方式,一次冒领劳务费3000元。

就这样,不知不觉三四年时间下来,王晨利用自己在省鉴定中心主管财务审批工作的职务之便,多次虚报冒领差旅费、劳务费等将近5万元。

“人情”让她坠入更深

2016年8月,王晨的表弟林某来找她,说自己成立了一家公司,创业初期请表姐多多关照。王晨心想:“既然表弟开口了,不给他点业务做,这脸面上也过不去,再说了单位的业务给谁做不是做,能照顾一下亲戚总归是好的”。于是,王晨对表弟打了“包票”,把单位里一个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告诉他,“你找这个人就行,我会交代好的”。

王晨回到单位,对那位负责人叮嘱道,滨江有家“畅和云公司”想承接单位的历史证书数据整理业务,重点照顾一下。一把手交代了,经办人员自然上心,“畅和云公司”顺利在省鉴定中心承接了三批历史证书数据整理业务,项目费用共计18万余元。后期,“畅和云公司”在省鉴定中心陆续承接了专项职业能力考核规范开发和计算机信息高新技术考试等业务项目。

2018年春节前的一天,王晨在参观表弟林某刚装修好的新房时,随口提到自己看中了一套法拍房,拍卖保证金要交90万,目前还有10多万的缺口。林某一听,考虑到之前在表姐帮助下赚了不少钱,当即表示“有15万左右可以给到”,王晨听了也没推辞,就把自己母亲的工行卡递了过去。事后,王晨母亲的工行卡上先后收到了林某两次汇出的钱款共计14.9万元。

东窗事发才悔不当初

2018年5月,王晨从省鉴定中心调任省职业技能教学研究所党支部书记、所长,省人社厅例行公事,对她进行离任审计,审计期间的一次口头反馈中提到了关于“畅和云公司”的问题,让已经履新的王晨坐立难安。

时间到了2018年年底,调查还在继续,王晨真坐不住了,她打电话给表弟,让他把公司的人都叫齐,大家一起见个面“商量一下”。四人碰头后,王晨交代了一番,又让表弟带路,一起去“畅和云公司”注册地址所在的科技园区兜了一圈,然而可笑的是,“畅和云公司”根本没有实际办公地址。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2019年2月27日,王晨被西湖区监委的工作人员从办公室带离,采取了留置措施,西湖区监委与省纪委监委驻省委组织部纪检监察组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王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审查调查。2019年6月,经西湖区监委委务会议研究,决定将王晨涉嫌贪污、受贿一案移送区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2019年11月,西湖区人民法院对王晨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因犯贪污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共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五万元。

“我真是‘贪小便宜吃大亏’,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我真缺那点钱么,以为自己是一把手便毫无顾忌了,其实都是愚蠢的贪念和可笑的侥幸心理在作祟,如今自食苦果,给单位抹了黑,带给家人无尽的耻辱与苦痛,我好悔啊......”王晨的悔悟告诉我们,不受监督和约束的权力是多么傲慢与无知,害人又害己!

梳理一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的蜕变过程不难发现,他们的蜕化变质都是从“小打小闹”逐步变成“不可救药”直至“悔不当初”!,王晨一案就是最好的警示和例证。唯有严于自律、慎独慎微,勿以恶小而为之,才能真正地做到“拒腐蚀、永不沾”。(杭州市纪委市监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